仗義多為屠狗輩、利出一孔成弱民(作者:Derrick Hsu)

19-02-2400:53 댓글달기 19,500

a1.jpg

而所有你所知道的媒體(不分藍綠),一直鼓吹可以為社會帶來公平正義、讓人民邁向光明前途的「官學集團」(士大夫講求學而優則仕),在生計掌握在權力者手上的情況下,就算他們真的胸懷遠大、高風亮節,還是不可能貫徹所謂的正義(因為生計不保)。
 社會主義用政府力量來維持社會公平性的前提,是政府必須受人民完全的制約。
 (極端的共產主義甚至是無政府主義、只是他們想像出來的那個蘇維埃體制,最後變成一種更加專斷的政府)
 問題是當人民的生計都操控在政府手上的時候,人民還怎麼去制約政府?
 (編按:依靠福利政策而活的弱民。)
 社會主義傳來台灣,和傳統天朝的統治技術結合後,追求「平等」的理想反而變成強化「階級」。
 這種階級論是,商人是邪惡的,農民、工人是可憐的,知識分子(士大夫)要出來保護弱勢、對抗邪惡。
 簡單說知識分子是牧羊人、農工階級是羊咩咩,邪惡的商人是時時想吞吃羊咩咩的大惡狼,你說牧羊人會覺得羊咩咩和他是同一種動物嗎?
 既然不認為你是同一種動物,又怎會覺得你和他有平等的地位?
 但所謂的知識分子沒有謀生技能、只能靠政府豢養,最後變成口中念念有詞「萬惡的資本家」的念經怪物,整天用「相對剝奪感」妖魔化在自由市場獲得成功這件事──儘管他們提出的例子,多半是和權力者有「恩庇-侍從」關系,靠權力者扭曲市場才能富有,根本和自由市場無關。
 看台灣所謂財團,哪個不是政府要誰起來誰就起來(不管是台灣台北政府還是中國北京政府),要誰下去就下去,講他們可以擾亂世界,實在有夠言過其實的。 
 說穿了,這些反商聲音,不過是國民黨運用士農工商階級觀念,畫出萬惡大商人的靶,讓一些自以為是清流士大夫知識分子的人去射(腦子裡面恐怕還是你是四民之末,憑什麼過得比我清流士大夫還好的反動觀念),藉此弱化監督制衡政府的力量罷了。
 權力者當然也樂於這些人控制宣傳機器,讓人民去痛恨這些不相干的商人,甚至自願奉獻更多權力給權力者。 
 對抗權力者,先看他能不能經濟自立,如果他的生計全靠權力者,管他平常是不是滿口仁義道德,都別期待太多了。 


 

來源:常山七次郎博客

扫一扫,用手机观看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  • 트위터로 보내기
  • 페이스북으로 보내기
  • 구글플러스로 보내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