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图片标题

撥毛利天下者,禽獸不如也 (作者:張祥海)

分类:热点关注 作者:世纪黑猫 评论:0 点击: 2,014 次

扫一扫,用手机观看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 「亞聖」孟子罵一個叫楊朱的人,說他「一毛不拔」【1 】,是貪鄙而吝嗇的禽獸。 我一直不解:為什麼人家不願意拔自己的毛就成禽獸了呢?  

 後讀史,又發現即便是「一毛不拔」,也是亞聖刻意斷章取義歪曲之意。
 《列子·楊朱篇》記載楊朱對弟子是這樣說的:「古之人,損一毫利天下,不與也;悉天下奉一身,不取也。 人人不損一毫,人人不利天下,天下治矣。 」意思是說,古聖賢們,損毀自身一根毫毛救濟天下,不幹;把全天下拿來奉養我一人,也不幹。 他接著解釋說,身體是一個人的根本,它是屬於我自己的,我就要愛護好它;財物如果不是自己的,即使擁有了,我也要拋棄它【2】。 
 從群己權界的角度出發,足見楊朱並非「一毛不拔」的吝嗇禽獸,而是懂得哪些是我應該有的,哪些是我不該有的;是我的你不要奪走,不是我的,給我我也不能要。 他的理想是:人人都不要損一毫,人人都不要利天下,尤其是不能假「利天下」之名義損別人的「一毫」,天下就大治了。  
  這樣的一個公域與私域分明的人,怎麼就成了「禽獸」?
 亞聖斷章取義之「居心」且先不說,我們單就「拔一毛而利天下」來論論是非。我想一般人,包括楊朱,都不是真的不願意拔下自己的一毛來救全世界,而是覺得以一根毛來救全世界這事不靠譜。 這裡最關鍵的問題不在於「拔一毛而利天下,你幹不幹」,而在於毛由誰來拔? 拔了以後是不是真的能利天下?
 怎麼拔毛,當然是有講究的。  我自己拔與別人來拔有著本質區別,且就算是由我自己來拔,我心甘情願地拔,與別人以利天下的名義強迫我拔大大不同。外力強加之下,不管拔毛的手是不是自己的,意志肯定不是自己的,是由別人支配的;毛被拔下後能否「利天下」我完全無權過問——就如這國的稅收。 
  「一毛」再少,也是個人自己身上的「一毛」,是私人領域,他有權決定拔與不拔。 很明顯,這不是一個數位的問題,而是一項權利的問題,是有關于私域應不應該被公域侵犯的法律底線、倫理底線問題。

 

a1.jpg

 一個人的身體,是一個人最初與最後可支配的財產,最終極的私域,即便微小若「一毛」,也關係著人類最基本的權利與尊嚴,豈可說拔了,就拔了?
 《列子·楊朱篇》的後續記錄尤令人擊節。楊朱弟子禽子無法理解老師的教導,就去請教他的同學孟孫陽。孟孫陽顯然更能理解老師的學問,他問禽子:假如有人觸犯一下你的皮膚,你就能得到萬金,你幹還是不幹? 禽子不加思索答:幹。 孟又問:假若砍斷你身體的一節,許你得到一個國家,你幹是不幹? 禽子就有些猶豫了。 孟孫陽就給他解釋其中道理:一根毫毛和皮膚相比非常微小,皮膚和身體的一節相比又顯得微小,這是再清楚不過的。 然而,皮膚是由一根一根的毫毛積聚起來的,一節一節的身體是由一塊一塊的皮膚積聚起來的。 就是說,這一根毫毛原本就是全身萬分中的一分,你怎能輕視它? 【3
 我們似乎無法想像3000 年前的中國人竟就能對個人的權利認識得如此清楚。 在楊子學派看來,個人權利被侵犯是遵循一個由小到大、由弱及強的順序的,弱到一開始你甚至並不覺得。 但侵犯一經開始,你的擁有權利甚至生命,就可能在這一邏輯中不知不覺喪失。因為在這個侵犯的過程中,公權力侵犯的不只是你的財產,關鍵是否定了你財產的擁有權。財產的擁有權一經否定,那麼財產的類型、多寡、擁有者的身份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有沒有抵抗。 如果在一開始就遇到了抵抗,那麼侵犯就可能終止在「一毛」上;如果沒有遇到抵抗,那麼侵犯就會因默許而得寸進尺,理所當然的邏輯就是:一毛→肌膚→四肢→整個生命。
 因而對個人來說,「一毛」不重要,「一毛」的擁有權才重要。 如果擁有權可以被隨意否定,那麼一切都無關緊要了。 今天是「一毛」,明天就是「九牛」;今天踩爛的是街頭小販的蘿筐,明天「不能放跑」的就是李嘉誠的身家。
 「一毛」僅僅是個象徵,象徵私有產權的神聖——即使小到「一毛」,也凜然不可侵犯。
 除了「一毛」微不足道,一般人覺得楊朱可惡,還有一個深層原因,認為「一毛」能「利天下」,個人以極小的損失,惠及極大的範圍——整個天下,所以楊朱沒有大局感,沒有集體主義精神,禽獸到了極點。
 但實際上,「一毛」不可能「利天下」,只可能利了拔毛的人。
 偉大英明領袖周天子,某日想起腳下苦難的人民,他於是眼含熱淚,無限悲憫。 於是即刻下發「一根毛行動」紅標頭檔:天下每人獻拔一根毛,並為這項「利天下」運動擬了宣傳詞:
 「只要人人都獻出一根毛,天下將會變成美好的人間。 」
 領袖一號召,全天下一個不拉立即動員起來配合「拔毛行動」,總共拔獻三千五百萬毛(天下七國,每國五百萬人)。
 這取之於民的毛,怎麼個利之於天下的民呢? 人人都有肯定是不現實的,撓頭。 幸虧「大周國人民的好總理」和坤及時獻良策:將收上來的毛織成人毛衫,分配給最需要它的人......
  但沒想到人毛衫剛織好,問題又來了:三千萬余民,三千萬余毛,織出百衣不到,到底誰才是最需要它的人?
 其實說到這,大家心裡也都清楚了。 這廖廖人毛衫,當然首先是給偉大英明領袖周天子,領袖身體倍兒棒,方可澤被千秋萬代;餘下的呢,當然是各級重要公務員了,領導勞苦功高日撈夜操,實是辛苦,穿起人毛衫,幹起來才有勁是吧;以此類推,這一套我們是再熟悉不過的了......
 雄才偉略的周天子現已深得「利天下」個中三味。 甲子年早春頭七,陰風習習。 一貫無比英明、正確的偉大領袖周大大頒佈了《建設「人人有人毛衫穿的大周夢」總路線綱要》。 「綱要」決定,為了超殷趕夏,早日建成繁榮、富強、和諧的大周天下,實現「人人有人毛衫穿」的大周夢,全大周人民都必須以利天下的胸懷,以利天下的眼光,舍小家、顧大家,勇於拔毛、踴躍獻毛;多拔光榮,少拔可恥。
 「偉大正確的路線方針」既定,幹部就成了決定因素。 各路諸侯、郡縣官吏為了大周夢的建設使出了渾身解數:西伯侯剛剛結束「人人獻五毛」愛心活動,東伯侯就推陳出新,舉辦了聲勢浩大的「我為夢想拔百毛」國慶獻禮;清河郡守膽子大,步子邁得寬,最具開拓魄力敢於嘗試,要求人拔萬毛......
 到最後,老百姓身上的毛都拔光了還不夠,只好拿皮膚頂替;皮剝光了還不夠,只好拿四肢頂替;四肢卸完了還不夠,只好拿命頂替;命喪完了還不夠,只好拿兒女頂替......
 我們前面說了,「一毛」僅是個象徵。 偉大領袖金三胖除了要人毛衫,還要建東北重工業基地,要開兩桶油公司,要買軍火,造大炮,研製導彈核武,如之奈何? 到那時,你說我雖然同意「利天下」,但我並不同意你這個「利」法? 晚了! 因為「利天下」這時已經成為一面旗幟。 在這面旗幟下,目的可以證明手段正確。 也就是說,不管是誰,只要占了這個道義,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幹的:
 人民公社起初沒收了土地,最終沒收了碗筷,許的是「按需分配」的利天下之名;
 大煉鋼鐵起初沒收了犁耙,最終沒收了鍋盆,許的是「超英趕美」的強國夢之名;

 ............

 拔毛本實在是個慘事。 禽也好,獸也罷,你拔它毛,弱者嗷嗷叫,強者就直接讓你身死魂消。 可歎世間億萬自詡為「萬物之靈」者,在這一基本權利捍衛上,實是禽獸不如。
 楊朱的學問正是在這一意義上顯示出它的卓越來的。 人人不損一毫,就是人人都不要做侵犯他人的事;人人不利天下,就是人人都不要拉大旗作虎皮。 嚴守群己權界,是我的,不害;不是我的,不侵佔,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就夠了。 不要整天想著治國平天下,更不要一想起全世界還有四分之三的人沒有解放就吃不下飯,睡不著覺。
 天下事壞就壞在:所有嚷著利天下者,莫不是以「利天下」之名,行聚斂天下之事實:「使天下之人不得自私,不得自利,而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。 」(黃宗羲)
 如是,楊朱學派,被斥為「禽獸」就一點也不意外了。 人人不損一毫,難道你讓偉大領袖親手做包子? 人人不利天下,難道你讓各路諸侯在強拆時公然說是「取之于民,用之于官」? 人人遵循自願交易,難道你讓兩桶油好意思以全世界最高油價賣油的同時還虧損千億?
  
 
 【注釋】
  1 】《孟子》:聖王不作,諸侯放恣,處士橫議,楊朱、墨翟之言盈天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下之言不歸楊,則歸墨。《孟子》楊子取為我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
 2 】《列子·楊朱篇》身非我有也,既生不得不全之;物非我有也,既有不得不去之
 3 】《列子·楊朱篇》禽子問楊朱曰:去子體之一毛,以濟一世,汝為之乎? 楊子曰:世固非一毛之所濟。 禽子曰:假濟,為之乎? 楊子弗應。 禽子出,語孟孫陽。 孟孫陽曰:子不達夫子之心,吾請言之。 有侵若肌膚獲萬金者,若為之乎? 曰:為之。 孟孫陽曰:有斷若一節得一國,子為之乎? 禽子默然有間。 孟孫陽曰:一毛微于肌膚,肌膚微于一節,省矣。 然則積一毛以成肌膚,積肌膚以成一節。 一毛固一體萬分中之一物,奈何輕之乎?

来源:常山七次郎BLOG

 



声明: 本文由 ※世纪黑猫 ※ 原创编译或网络收集,转载请保留链接: 撥毛利天下者,禽獸不如也 (作者:張…

暂无帖子.

  • 肩颈还在疼吗?

    现代亚健康引发的肩颈问题,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,比起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癌症…

  • 肩颈还在疼吗?